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世界 >[图文]三国张飞是美男子:能写诗会画画的书法家 >

[图文]三国张飞是美男子:能写诗会画画的书法家

  

  [图文]三国张飞是美男子:能写诗会画画的书法家

 

  成都昔日有座黄忠祠,供奉着蜀汉老将黄忠;在武侯祠,供奉着关羽、姜维、张飞;而在永陵,或许,这里是成都离大唐王朝最接近的地方。成都是个不缺乏遗址的城市,史前古蜀人的金沙遗址,三国武侯祠,五代王建的永陵,便如同翻一本书一样,可以嗅到历朝历代的成都气息。

张飞是位美男子?

 

在人们的心目中,张飞的长相应该是威猛无比的。然而,2004年文物部门在四川简阳张飞营山上发现的一个石人头像,使一些专家学者对三国名将张飞的外貌,产生了新的看法。

 

该石像大约高四米,宽三米多。据当地人传说,这是唐代工匠为纪念「五虎上将」张飞,在当年张飞扎寨处专门雕塑的。据说该「张飞」慈眉善目,耳长唇厚,脸上竟没有一根鬍鬚,与《三国演义》和人们心目中的那个张飞形象大相径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专门为头像做过测量和鑒定,发现该石像的确建于唐代。对于它是否就是张飞,虽然考古专家没有给出答案,但该石像的发现,使人们对张飞的真实面容不得不重新加以考证。

《三国志》里对刘备「大耳垂肩,双手过膝」、关羽「美髯公」、「相貌堂堂」等均作过比较详细的描述,独独对张飞的长相却只字未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正因为这样,也就使罗贯中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在《三国演义》里,他对张飞的形象不惜笔墨大肆夸张,说张飞「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鬚,声若巨雷,势如奔马。」活脱脱就是另一个锺魁。而在戏剧里张飞不仅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鬚,更给张飞增加了一张黑脸。其实,小说和戏曲里的红脸关公是有根有据的,但黑脸的张飞则完全是艺术家的想象和戏剧艺术的本身需要。可以想象一个红脸的关公与一个黑脸的张飞同时出现在舞台上,所产生的艺术效果无疑是十分显着的。

张飞有两个女儿,先后都嫁给后主刘禅。能够当上皇后,在讲究后妃美貌的古代,她们的相貌至少应该算是不错的。因此有的学者认为她们的父亲,张飞本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但由于缺少正史的记载,无论是《三国演义》中的,还是简阳张飞营山的张飞,哪一个才是张飞真实的相貌?这是一个待解之谜。

民间有这幺一句俗话:「张飞穿针——粗中有细」,事实正是如此,张飞并非莽汉。

便慌乱把张飞的头颅丢入长江之中。张飞头颅顺水漂流,后来被老渔翁捞了起来。张飞託梦给渔翁,叫渔翁把他的头背走,背到哪儿背不动了就给他安葬建庙,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云阳张飞庙。据史料记载,这座张飞庙又名张桓侯庙,始建于蜀汉末年,后经宋、元、明、清历代扩建,已有1700多年历史。原址位于长江南岸飞凤山麓,依山傍水,与云阳县城隔江相望。这里的老百姓将张飞奉为神明,每当张飞生日、祭日以及逢年过节都要焚香供奉。

历史名人与成都遗址

红脸的关公、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这句耳熟能详的歌词,道出了千百年来民间为猛将张飞勾勒的艺术形象。然而在历史上,两个女儿都嫁给后主刘禅的张飞,也许是一位英俊的父亲。而且,与《三国演义》中憨直刚猛的张飞不同,历史上的张飞能文能武,是个儒将。他能写诗会书画,还在四川留下了据说是他亲笔书写的「立马铭」石刻。人们喜爱张飞,在成都,清代人为张飞修建了桓侯庙,这座庙所在的街道,就叫桓侯巷。

关张之死

在英雄辈出的三国时代,关羽和张飞都是了不起的人物,曾为开创蜀汉政权立下过赫赫战功。据《三国志·蜀书》记载,关羽和张飞在东汉末年天下大乱之际,一起跟随刘备南征北战,三人的感情非常亲密,「寝则同床,恩若兄弟」。正因为有这种深厚的情感基础,无论遭遇了多少坎坷与波折,其忠义之情都始终不渝。譬如曹操曾百般厚待关羽,关羽都不心动,仍要追随危难中的刘备。张飞也一样,曾在当阳长阪率二十骑「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抵挡追兵,掩护刘备安全脱险。可以说,刘备有了关羽和张飞才如虎添翼,后来又有了诸葛亮的加盟和辅佐,才终于和魏、吴三足鼎立,成就了一番载之史册的事业。

三国时期魏、蜀、吴的成功,除了天时地利的优势,还有两个共同的重要原因:一是人才荟萃,二是谋略高明。魏国曹操挟天子令诸侯,谋士众多,猛将如云,才取得了逐鹿中原的胜利。吴国孙权身边也是人才济济,并拥有江东富庶的财力物力,「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蜀国相对而言要弱小一些,但也彙集了大量人才,而且制定了联吴抗魏的正确策略,才确保了政权的稳定和巴蜀地区经济文化的兴旺。

刘备取得益州建立蜀汉政权后,曾厚赐诸葛亮、法正、关羽、张飞等功臣,并任命关羽「督荆州事」,张飞「领巴西太守」,各自独当一面。关羽和张飞都忠义可嘉,勇猛善战,《华阳国志》卷六说二人「勇冠三军,俱称万人之敌」,但在性格上却各有差异,关羽善待卒伍而骄士大夫,张飞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关羽的傲气和张飞的粗暴,若在日常生活中本无足轻重,而在关键时刻竟坏了大事。史载刘备曾告诫过张飞,「刑杀过差,鞭挞健儿,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张飞没有醒悟,终被部下杀害,「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

刘备虽然看到了关张的败因,但在处理善后上却也犯了一个战略性的失误,他不听诸葛亮的劝阻,执意起兵东征伐吴。孙权遣使请和,刘备盛怒不许,吴国只有倾力抵抗。结果是刘备兵败夷陵,病逝于白帝城。这次战争使蜀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损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破坏了蜀国和吴国的联盟。由于关张之死,引发的这一连串变故,正如王夫之《读通鑒论》中所说,最终导致了蜀汉的由盛转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