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消费世界 >企业如何影响科学研究与其政策 >

企业如何影响科学研究与其政策

  

2007年5月,在一次讨论糖尿病的专业演讨会后,凯萨医疗机构的克莉丝汀·卡恩斯 (Cristin Kearns) 博士回家整理总是会被塞到怀里的一些小手册、宣传单等等。其中有一本膳食建议引起了她的注意。一份美国糖尿病教育计画(National Diabetes Education Program)製作给糖尿患者及家属的饮食建议,内容只有:多吃纤维、少用饱和脂及避免高盐食物;只字未提醣类的摄取管控。这与直觉相驳的内容引起了卡恩斯博士的兴趣,所以她自费印了许多解密的档案,同时申请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醣科学中心的博士后,并与该中心的施密特 (Laura A. Schmidt) 教授、及同样隶属于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烟草控制研究和教育中心的格兰兹(Stanton Glantz)教授合作。在研究1957至1971年间、共计346份解密文件后,2016年月12日于《美国医学会期刊:内科学》(JAMA Internal Medicine) 发表一篇论文:讨论美国製糖业如何把心脏相关疾病成因的推论推给饱和脂肪[1],尤其是对于高血压及高胆固醇的成因,进而引发各界强烈关注。

论文内容揭露了製糖业长期如何运用各种方式来确保糖类的销售,包含影响科学研究、政策制定,尤其是弱化大众对于过度实用糖类所造成危害的认知。整个策略的步骤如下:

(1)成立研究组织,例如成立糖业研究基金会 (Sugar Research Foundation);(2)赞助产业相关研究,包括赞助基金会成立的醣类研究所,以及三位已故哈佛大学公卫营养的教授。目前糖类产业在研究的方向上主要有三个:糖尿病、心脏病及牙齿保健。(3)与政策决定者建立「良好」关係;(4)用赞助所得的研究资料说服政策决策者。

从50年代开始,心脏病便是一个在美国男性中极具威胁性的疾病,因此促使了相对应的科学研究。在60年代,科学家们认为冠状动脉性心脏疾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 (CHD))与饮食习惯相关,有一个派别认为「糖」在饮食的比例高度相关,另外一派则认为「脂肪」更具相关性。製糖业开始感到威胁,除了成立醣类研究所,也赞助一些大学院校教授的合作。由于早期教授的研究资金来源并无公开必要,也不存在利益迴避的违法赞助问题,少有人关注到这点。

起初,製糖业主要的目标是想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脂肪上,所以大力提倡「低脂饮食可以预防冠状心脏相关疾病」。他们积极宣传是若一个人本来食用40%脂肪,为了达成低脂饮食的目的,建议变成20%的脂肪加20%的糖。製糖业不但可以转移疾病的注意力,还可以增加收益,一石两鸟。与此同时,糖业决定拨款60万美金(折合现值530万美金)对大众宣传糖类是膳食中的每日基本能量来源,能使每个人精力充沛的处理日常麻烦事务。

但是在60年代中期,一些「表现出对糖业不友善的态度」的研究引起製糖业的高度关注,尤其是爱荷华大学 (University of Iowa) 医学院的内科的研究团队,包含洛佩斯教授 (Alfredo Lopez),霍奇斯教授 (Robert Hodges)和克尔教授 (Krehl)及英国生理学及营养学家尤德金教授(John Yudkin)的研究发现:低脂高糖的饮食依旧会提高血胆固醇;另外,蔗糖对冠状动脉性心脏疾病的影响几乎与饱和脂肪一样重要。为防对製糖业不利的研究有进一步的发展,製糖业邀请了冠状心脏疾病的专家史塔尔教授(Fredrick Stare)加入醣类研究所的董事会,该教授同时是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NAS)、国家心脏病研究所(National Heart Institude,目前已改名为国立心、肺、血液疾病研究所National Heart, Lung, and Blood Institute,NHLBI)及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AHA)的成员。接着,透过史塔尔教授接触了同在哈佛大学的海格斯提教授跟麦葛雷迪教授,前者曾发表关流行病学论文讨论「血糖许是预测冠心病更好的指标」。製糖业付给海格斯提教授美金500元(现值美金3800元)及麦葛雷迪教授美金1000(现值美金7500元),请他们编写论文「回顾那些认为蔗糖代谢相关的文献」。论文被刊登后还有美金6500元(现值美金48900元)的回报。这个在糖业内部被称作「226计画」。

在过程中,糖业的代表曾经表示「我们对于过多蔗糖可能导致代谢失常并产生脂肪这样的学说特别感到兴趣,请务必『着墨』于此学说」。而海格斯提教授回复「我们相当理解对于你们对于碳水化合物(糖类)关注的点,我们会尽其所能」。

虽然在过程中,爱荷华大学的研究团队进一步的发表醣与高胆固醇相关的证据,迫使海格斯提教授必须重写帮醣类辩护的论文,但这篇论文依旧在1967年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6]。

这篇名为「膳食脂肪,碳水化合物和动脉粥样硬化(Dietary Fats, Carbohydrates and Atherosclerotic Disease)」的文章回顾[6],将重点聚焦于美国饮食中的蔗糖是否会造成冠心病及改善饮食中的蔗糖跟饱和脂肪哪个最能预防冠心病的形成。就流行病学的结果来看,蔗糖的消费程度与冠心病高度相关。并且确实发现使用蔗糖会使正常人的三酸甘油酯跟血胆固醇上升。蔗糖会影响肠胃道微生物的环境,进而影响到血胆固醇。此外,果糖(蔗糖水解后产生葡萄糖与果糖)会影响到三酸甘油酯的杭量,在肝脏产生内源性脂肪。然而,作者们指出,短期内服用大量蔗糖的结果可能不足以採信,因为这与美国人的饮食习惯不一致。于此同时,这论文在提及脂肪造成的影响时,夸大的研究结果的一致性。这篇文章的结论是「无庸置疑的,唯一可以预防冠心病的方法是改善饮食中的胆固醇及用不饱和脂肪取代饱和脂肪含量」

糖业利用这样的方式「赞助」科学相关研究,所使用的策略与烟草工业如出一辙。事实上,糖业比烟草工业早了将近十年使用这种方法,许多糖业相关人员后来去烟草工业进行类似的操作。糖业操作的结果,影响了冠心病及预防蛀牙相关的政策跟大众宣传,直到公开科学资金来源变成政策以后这点才逐渐被人注意、认知跟避免。


参考文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