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视界企业 >我们设下障碍来保护所谓的自我,然后有一天,我们就给关在这些障 >

我们设下障碍来保护所谓的自我,然后有一天,我们就给关在这些障

  

我们设下障碍来保护所谓的自我,然后有一天,我们就给关在这些障

#武士的难题The Knight’s Dilemma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位武士,他认为自己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满了爱。他要做所有心地好、善良、充满了爱的武士会做的事,向一切心地坏、卑鄙又可恶的武士挑战。

他屠龙,也拯救遇难的公主,不过当武士这门生意比较清淡的时候,他有个让人讨厌的习惯,就是主动去搭救美丽公主,不管她们需不需要拯救。因此,虽然有很多公主感激这个武士,但也有一样多的公主觉得他很「机车」。对于这一点,他很哲学性地接受了──毕竟要讨好每一个人是不可能的。

可是,真正让这个武士声名大噪的还是他的盔甲。这套盔甲是国王赏赐的礼物,是用一种非常稀有、和太阳一样闪亮的金属所製成的。有些村民发誓,他们曾经看见太阳从北边升起,或从东边落下。事实上,他们看到的不过是武士朝着四面八方前进而已。

只要一提到任务,武士马上会套上盔甲,跳上马,向任何可能的方向骑过去。有时候,他会弄得同时朝几个不同的方向前进,这可真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许多年来,武士拚了命要变成天下排名第一的武士,所以总是有打不完的仗、杀不完的龙,和拯救不完的公主。

武士有个忠心耿耿又心胸宽大的老婆──茱莉亚。茱莉亚会写美美的诗、说聪明的话,对酒又很有品味,另外还有个希望将来能继承家业的金髮美少年儿子,克斯。

茱莉亚和克斯很少有时间真的和武士相处,因为他不是在打仗、屠龙、拯救公主,就是穿着盔甲顾影自怜。说真的,武士爱他的盔甲爱到不愿意脱掉的地步。吃晚饭,他穿着盔甲;和朋友在一起,他穿着盔甲;甚至上床,他也穿着盔甲;终于有一天,他的家人和朋友都忘了他不穿盔甲是什幺样子。

偶尔,克斯会问他妈妈:「爸爸究竟长什幺样子?」然后,茱莉亚会带她的儿子到壁炉旁边,指着一幅武士的画像,叹着气说:「这就是你爸爸的长相。」「至少,这是他从前长的样子。」

有天下午,克斯看着画像,对他妈妈说:「我希望能看到真正的爸爸。」

「你不能什幺都要!」他妈妈大声地骂他。她的心情也不好,因为只有一幅画能提醒她老公的长相,而且她又总是睡不安稳,因为武士整晚在盔甲里翻来覆去,轧轧作响。

而且就算在家,没有穿着盔甲顾影自怜的时候,武士通常都在滔滔不绝地夸耀自己过去的光荣事蹟。茱莉亚和克斯连话题的边都接不上,就算有几次不小心接上了话题,武士不是马上关上面盔,就是突然说他要上床睡觉了。

有一天,茱莉亚终于和她老公摊牌:「我觉得,你爱盔甲甚过于爱我。」

「这不是真的。」武士回答:「我不是把妳从那只恶龙的魔爪里拯救出来,又把妳安顿在这幺高级的城堡里吗?」

茱莉亚用力从他的面盔里看进去,好看到他的眼晴,她说:「你喜欢的,只是去拯救我而已,你当初没有真正爱过我,现在也不是真正爱我。」

「我真的爱妳。」武士坚持,笨拙地用冰冷又坚硬的盔甲拥抱她,差点把她的肋骨都弄断了。

「那幺,你把这件铁衣脱掉,好让我看到真正的你。」她命令他。

「可是我得随时準备好,跳上我的马,朝四面八方骑过去啊!」

「如果你不把这件鬼东西脱下来,我就要带着儿子,骑上马,马上离开你。」

对武士来说,这可是个严重的打击。他不愿意茱莉亚离开他,他爱他的太太、他的儿子、和他铺满石砖的高级城堡,但是他也爱他的盔甲,因为,他的盔甲向每一个人展示他是个什幺样的人── 一个心地好、善良、充满了爱的武士。他非常意外太太并不认为他心地好、善良,而且充满了爱。

有这幺一阵子,武士真是五内如焚,最后他终于下了决定,如果继续穿着盔甲意味着他会失去茱莉亚和克斯,那他宁可脱掉盔甲。

武士不情愿地伸出手想取下头盔,却意外发现头盔一动也不动。他再用力地拉,可是还是不能把头盔拉下来。惊慌之下,他试着把头盔上的面盔抬起来,但是面盔也卡住了。他一遍又一遍地用力扯,然而面盔仍然文风不动。

心烦意乱的武士不停地走来走去。这怎幺可能呢?头盔卡住不奇怪,因为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脱下头盔了。可是面盔又是另外一回事,他一直不断把面盔打开,吃吃喝喝。事实上就在当天早上,他还把面盔抬起,吃炒蛋和乳猪当早餐呢!

武士突然有了个主意,没说要去哪里,就冲进了城堡院子的铁匠铺里。到的时候,铁匠正在赤手空拳地拉扯着马蹄铁。

「铁匠,」武士说:「我有个问题。」

「大人,你就是个问题。」铁匠伶牙俐齿地回应他。

通常很能欣赏这种哲学式妙语的武士,面红耳赤地看着铁匠:「我现在没心情听你的俏皮话,我给困在这件盔甲里了。」他边说边用力顿着脚,一不留神,就踩到了铁匠的大脚趾。

铁匠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叫,忘了武士是主人,朝他的头盔重重地打了一拳,武士只感觉到一点点不舒服的感觉,但是头盔动也不动。

「再试一次!」武士命令他,完全没有感觉到铁匠是因为愤怒才顺从他。

「乐意得很。」铁匠说。顺手举起一把斧头,猛力地朝武士的头盔砍了过去,结果头盔上连个凹痕都没有砍出来。

武士觉得一阵惊慌,铁匠是全国最强壮的人,如果连他都不能把他的盔甲剥下来,那幺谁能?

除了大脚趾头被踩到的时候之外,铁匠基本上是个好人,他感觉到武士的惊慌,开始同情起他来。「大人,你这下麻烦大了,不过别放弃,明天,等我休息够了你再来,我今天累了一天,没力气了。」

当天晚上吃饭真是个大挑战,茱莉亚把小块的食物弄碎,塞进武士面盔的时候火气变得越来越大。吃到一半,武士告诉茱莉亚,铁匠想帮他把盔甲弄下来,不过没有成功。

「我不相信你,你这个乱摇乱响的粗人。」她大叫,一边把半盘的炖鸽子摔在武士的头盔上。

武士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有在肉汁从面盔的眼洞里滴进去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东西打到了他的头,就像下午他也不知道铁匠在敲他的头一样。其实回想起来,他的盔甲让他变得没感觉,穿盔甲穿了这幺久,他已经忘了不穿盔甲的感受了。

武士觉得很沮丧,因为茱莉亚不相信他的确想把盔甲脱掉。他和铁匠试了好几天,但总是不成功。一天天过去,他变得越来越痛苦,茱莉亚变得越来越冷淡。最后武士只好承认铁匠的努力是没用的:「全国最强壮的人,骗谁?连这件铁做的垃圾也敲不烂!」武士绝望地大喊着。

武士回家的时候,茱莉亚向他大叫:「你的儿子只剩下一幅爸爸的画像,我再也不要跟一个关上的面盔说话,你也别想我会再朝那个鬼东西的洞里塞东西给你吃,上次的羊排就是你的最后一道菜了。」

「给关在盔甲里也不是我的错,我穿着盔甲是因为随时要去打仗啊!不然我怎幺能够为妳和克斯赚到这幺高级的城堡和马匹?」

「你才不是为我们做的,你是为自己做的!」茱莉亚反驳他。

武士心灰意冷,因为茱莉亚不再爱他了,他也害怕如果他不把盔甲脱下的话,茱莉亚和克斯一定真的会离开他,他一定得把盔甲弄掉,只是不知道怎幺做。

武士想了一个又一个的主意,可是没有一个行得通,例如他知道有些武士会想到用城堡的火炬把盔甲烧熔掉;有些会说跳进冰封的护城河里,让冰块把盔甲冰裂掉;最不济还可以用大砲,不过这些主意实在都太危险了。在自己的王国得不到帮助,武士决定要到别的地方试试运气,某个地方总会有个人能够帮他把这件盔甲弄下来。

当然,他会想念茱莉亚、克斯,和他的高级城堡,他也害怕在他不在的时候茱莉亚可能会爱上另一个武士,这个武士愿意在上床的时候把盔甲脱下来,也愿意做克斯的爸爸。不论如何,武士都得要走,所以,有一天清晨,他骑上马离开家,走的时候连头也不敢回,怕自己会改变心意。

要离开王国的时候,武士决定顺路去和国王说个再见,毕竟国王一向待他不薄。国王住在山顶高级住宅区的豪华城堡里。武士通过城堡吊桥,骑马进院子时,看到宫庭小丑盘着腿坐着,一边吹着芦笛。

这个宫廷小丑叫作乐包,因为他总是在肩膀上背着一个像彩虹般美丽的包包,里面装满着各式各样让人们开心的小玩意儿,有奇怪的算命牌,有能够隐形的彩色珠珠,还有用来戏弄观众的有趣小玩偶。

「喂,乐包,」武士说:「我来和国王道别。」

乐包抬头望着他说:「国王起床就远行,于你他也无话应。」

「他去哪里了?」武士问。

乐包回答:「国王前去打圣战,切莫迟疑快追赶。」

和国王失之交臂,又不能参加圣战的行列,让武士觉得非常失望。他叹了一口气:「国王回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在盔甲里饿死,可能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武士真想在马鞍上颓然倒下,不过,穿着盔甲当然是做不到的。

然后,乐包说:「你看来受苦已久,虽神勇不能自救。」

「我才不要在这里忍受你侮辱人的儿歌。」武士生气地说,在盔甲里挺直:「你就不能对别人的事认真一点吗?」

用清澈、吟诗般的声音,乐包唱道:「问题不能困扰我,机会来时要掌握。」

「如果你也卡在这里的话,你就会唱另一种调子了。」武士更生气地说。

乐包反驳他:「同样盔甲在吾身,尔之牢笼容易见。」

「我没时间听你的废话,我得设法把自己从这身盔甲里弄出来。」说完,武士用膝盖顶着马,催马前进。

乐包从后面喊:「有人能够帮助你,助你真我出废墟。」

武士拉着马,向乐包转了回去,兴奋地问:「你知道有人能把我从盔甲里解救出来?是谁?」

「梅林法师是其名,见他你将得新生。」(注:英国中古时期传说中,梅林是个伟大的魔术师,亚瑟王的老师,帮助亚瑟王登上国王宝座。)

「梅林?」武士问:「我听过唯一的梅林,就是亚瑟王伟大的明师。」(注:相传亚瑟王为英国中古时期伟大的明君,出身低微,因拔出「石中剑」而成英国国王,创「圆桌武士」。)

「成名之道缘于此,梅林就是亚瑟师。」

「但是,不可能!」武士说:「梅林和亚瑟是古时候的人了。」

乐包回答:「梅林活着,活得好,远方树林大师找。」

「可是,那些树林这幺大,」武士说:「我怎幺找得到他?」

乐包笑了:「无人知,不论何时,徒弟来,老师就到。」

「我可不能等梅林自己出现,我要去找他。」他伸出手,感谢地握着乐包的手,铁手套差点捏断了乐包的手指头。

乐包痛得大叫起来,武士很快地鬆开手指,说:「对不起。」

乐包揉着他瘀青的手指:「来年盔甲离你时,他人痛苦身受日。」

「出发!」武士说,他拉着马头,转了个方向,心中充满新希望,寻找梅林大师去了。

相关文章